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照明网

照明灯具

正文

伦敦灯光节与中国元宵灯会有什么不同?

导读: 英国的一月份向来被媒体形容为“忧郁的一月”,因为此时已过元旦,亲友四散,只剩下独自面对打折季购物债款和假期综合征的伤感。然而,此时此刻,伦敦首届卢米埃尔灯光节(Lumiere London)却华丽开幕,连续举办4天。

  英国的一月份向来被媒体形容为“忧郁的一月”,因为此时已过元旦,亲友四散,只剩下独自面对打折季购物债款和假期综合征的伤感。然而,此时此刻,伦敦首届卢米埃尔灯光节(Lumiere London)却华丽开幕,连续举办4天。看到主办方介绍“灯光节在每年最黑暗的时候点亮这个城市”,我会心一笑。

  在只身离开广州前往伦敦求学之前,我预想过怕冷、想家、为生存要刷盘子等困难场景,但从没想象过自己会害怕天黑。每年10月底至次年3月底是英国的冬令时,与中国的时差又多1小时,每天下午4点多就开始天黑,下课走出校园骤然发现天色已暗,国内伙伴的QQ头像也跟着一起变暗,那阵子我经常到处找人聊天,以开解心情。现在回想起来,我实在太明白“被点亮”这件事情有多么重要。

  在灯光节举办的4天里,伦敦市区实行交通管制,行车改道,过百万人蜂拥来到伦敦市中心多个地标赏灯抗抑郁,个别地铁站甚至因为过度拥挤而需要临时疏散。英国人是怎么办灯光节的呢?与我们中国传统的元宵灯会又有什么不同?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特意前去一探究竟。

  1.欧洲最繁忙十字街头的治愈系“大网”

  在过去的记者生涯中,我参加过不少户外采访活动,冒着日晒雨淋扛设备、赶稿子的经历,让我现在对户外活动的热情不再如往日般高涨。同行的朋友也都抱着“既然刚好来到城里,就看看热闹吧”的心态。但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作品就叫人大开眼界,令人迅速陷入这场高潮迭起的“灯光大戏”之中。

  我们拿着官方印制免费派发的路线图按图索骥,第一个看到的是名为“1.8”的大型网状灯光作品。这张“大网”挂在欧洲最繁忙的十字街口之一牛津街(Oxford Street)的4栋大厦之间。从罗马时代开始,直至蒸汽时代和铁轨交通到来之前,牛津街都是从伦敦前往牛津的主干道。随着大片建筑物和商业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兴建,牛津街逐渐成为一个商业区,聚集了越来越多商铺和大型百货公司,如赛尔夫瑞(Selfridges)和约翰·路易斯(John Lewis)。这里一周七天都人满为患,除了在附近上班的人,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剁手党”。这个地方被写进了每一本旅游书,如同纽约的时代广场,对购物再冷感的游客都不得不把牛津街安排进马不停蹄的行程里。

伦敦灯光节与中国元宵灯会有什么不同?

  这张“大网”并不只是一个“不明觉厉”的当代灯光艺术,它还和无线网络和智能手机软件连在一起,人们可以使用现场的无线信号实时挑选自己心仪的颜色,在数万人几乎同时控制的情况下,“大网”变幻万千,五彩斑斓。

  这也是此次灯光节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个作品,因为作品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富有治愈系色彩的人生故事。大网的灵感来自2011年日本地震海啸的波形图,而“1.8”这个数字代表的是因地震引起地球自转加快、当天时长缩短1.8微秒的数值。

  事实上,创作这张“大网”的艺术家珍妮特(Janet Echelman)既没有学过艺术,也没有学过雕塑,只是一个对艺术很感兴趣、半路出家的大龄爱好者。

  在被7所艺术院校拒绝了之后,珍妮特不得不走上了自学绘画的道路。经过10年的默默耕耘后,她小有名气,获得一次到印度举办画展的机会。然而,画作却因故迟迟没有送达,她不得不赶赴当地临时取材寻找替代作品。当她看到渔民在沙滩上将渔网捆绑成型时忽然灵光乍现,开始走上了渔网装置创作的道路,这便是“1.8”这件灯光艺术作品的前身。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照明设计
  • 照明结构
  • 照明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