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照明网

照明灯具

正文

品一照明是否还有机会打好翻身仗?

导读: 曾经的销售神话,轰然倒塌,是必然,还是偶然?作为照明电商的黑马,品一照明申请破产,是第一个,还是其中一个,抑或是最后一个?

  没能熬过今年,品一照明就走下了“神”坛——多平台同时封店,媒体对此说法不一,有人归咎于错失聚划算平台活动,有人分析为低价值高预期,还有人归因于没有3C认证。智库君无意评判对错,也不打算继续揭底,只是更关心品一的未来:品一申请破产,是无奈之举,还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梁荣华不跑路,只是道德使然,还是留有余地待东山再起?

  都在说创业就是不断试错的过程,照明市场的容错空间究竟有多大?梁荣华和他的品一照明还有机会打好翻身仗吗?

  品一照明是否还有机会打好翻身仗?

  品一照明的电商团队

  破灭的销售神话:是必然,还是偶然?

  曾经的销售神话,轰然倒塌,是必然,还是偶然?作为照明电商的黑马,品一照明申请破产,是第一个,还是其中一个,抑或是最后一个?

  “这只是个案。”小明技术副总裁梅志敏在接受新兴产业智库采访时,坚定地表示。据他透露,其实目前在古镇也有很多做得相当好的淘品牌电商,非常良性,只是非常低调,很少在媒体活动前曝光。

  “包括月影凯顿,铭佐,金幻,君御,上古,尊阁,维玛,瑞铃,碧得森等众多细分领域里的淘品牌,它们有品牌调性、有客户粉丝,有差异化、有独特性。”他说。

  但洲明翰源总经理李权则持不同看法,在他看来,这次事件却具有普遍性。品一照明从风头一时无两,沦落到亏损破产惨淡收场,他归纳到两点原因:一是作为主因的线上恶性竞争,另外还有涉及该公司的风险控制。

  关于恶性竞争的问题,梁荣华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宣布不跑路的同时也直指,自今年春节以来,天猫商城竞争持续白热化,并开始在平台上出现各种恶劣的竞争手段,这也导致像品一这类“不愿意随波逐流”的企业骤然陷入困境。

  从梅志敏和梁荣华的话语当中,我们至少可以读出两点信息:第一,做得好的淘品牌电商大有人在,只是都比较低调做好自己的生意;其二,类似品一照明这般在电商平台上如履薄冰、步步惊心的“天猫灯具新锐品牌联盟商家”还有很多。

  事实上,电商愈来愈难做,只是品一事件的爆发,让人们对于这一感受更为真切:网店运营成本的逐渐增加,加上企业间的恶性竞争,让原本是香饽饽的电商“鸭梨”倍增。

  据知,梁荣华在与朋友的交流中曾坦然:“虽然我发展这么快,但是我真的没有赚钱,品一照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李权在采访中表示,他是深刻体会到线上成本带来的问题,就如同梁荣华所说,现在的运营成本确实比前些年高了不少。

  那当下而言,究竟是线上成本较高,还是线下的成本较高?针对这一疑问,李权在回应时强调:“在线上运营成本增高的情况下,公司自身的风险控制就变得很重要,做精做强比做规模更适合于现在线上照明的运营。至于流通类的产品,线上和线下的成本相差无几,甚至于更高一些,这是因为快递费用和货损相对较高。另外,高客单价的产品线上运营成本还是会有一些优势。”

  事实上,由于运营成本的增加,没有渠道资源、供应链支撑,单纯靠网络营销导流的网络品牌,更是雪上加霜。这个电商平台运营里难以承受之重,到底有多沉重?以天猫为例,有人统计出,照明类产品电子商务的销售成本已高达35%,其中:物流2%,包装2%,售后1%,推广10%,人员工资及管理费用10%,天猫提成5.5%,税金5%;而灯饰产品电子商务的销售成本更是高达40%,其中:物流7%,包装2%,售后1%,推广10%,人员工资及管理费用10%,天猫提成5.5%,税金5%;如果是在京东平台,SOP佣金为8%,照明、灯饰类销售成本则分别为37.5%、42.5%。最后到手的利润点大概在5%-10%。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经过多年的飞速发展,现今电商成本之高已不低于实体店。有人统计,在现今电商的成本面前,在平台上做销售,假如没有50%以上的毛利率,根本无法持续经营。但最大的问题来了:能做到50%毛利的企业又有多少?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照明设计
  • 照明结构
  • 照明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