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照明网

照明灯具

正文

雷士照明恩仇录 为何每次输得都是吴长江

导读: 历时四年多,两次被董事会赶出雷士,一次重回雷士,吴长江最终还是丢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期间,他和投资人阎焱斗,又和大股东王冬雷斗,规矩的、血腥的都用上了,在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吴每一局都输得更惨。

吴长江,还是被判了。

12月22日晚间,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告称,该院已对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吴长江挪用资金、职务侵占案作出一审判决。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吴长江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没收财产50万元,他还被法院责令向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退赔370万元。

历时四年多,两次被董事会赶出雷士,一次重回雷士,吴长江最终还是丢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期间,他和投资人阎焱斗,又和大股东王冬雷斗,规矩的、血腥的都用上了,在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吴每一局都输得更惨。

雷士恩怨所经历的种种,和影视剧相比,只差一个年代,如果回到冷兵器年代,他们每个人都是手握长茅的搏命徒。

2012年,7月。北京。五洲国际大酒店,17层。阴天。

吴长江坐在我对面,身体前倾,声音微小。他刚“失踪”回来,之前,有人说,他被公安机关带去接受调查了,也有人说他躲债去了。作为曾经的董事长、创始人,他距离首次被赶出雷士整整两个月。那次回来,他说要翻盘整个雷士事件,他要重回雷士。

就在前一夜,雷士发布了公告,拒绝吴长江回董事会。吴长江说,“很难过,很疲惫。”

他半天不眨一下眼睛,多次重复一句话,“企业是我的。我是英雄。”他也几次反问“凭什么?”

三十多平的房间里,他的声音小到如果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可以听清那微颤的“咣”一声。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随我去的摄影记者说,我们的声音小到,他一句也没听清。他只是站在距离我们三米开外的地方等待抓拍。能让他记住的是,“那双眼睛,充满杀气,盯着你,挺瘆人的。”

那时,他恨阎焱,那个把他赶出雷士的人,软银中国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 ,中国最知名的风险投资人之一。

开端:文明人和野蛮人的较量

2012年5月25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吴长江请辞雷士所有职务。7月12日,吴长江推翻了此前因健康原因“闪辞”的说法,承认辞去一切职务是受投资人及董事会逼迫的。“5月21日阎焱告诉我经董事们商量,一致要求我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并要求我先回避一段时间。”

雷士创始人吴长江和投资人阎焱之间的矛盾首次浮出水面。

吴长江和阎焱的纷争始于合作之初,2006年。

吴长江是白手起家,性格强势、豪爽、自负。一手创办的企业里,他习惯了说了算。但是,他的这一“自由”在2006年引进软银的投资后变得“别扭”。

2006年,软银赛富以2200万美元购买了雷士约55.5万股股票,占雷士股权比例为35.71%。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吴长江拥有两个席位,软银占据三席。这意味着,董事会要决定某件事,只要阎焱不点头,就难办成。

吴长江一个人决定,任命了一个副总裁,并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这是他的做事风格,用人大胆。此副总在生活作风上颇让阎焱看不惯,但是吴长江不管,“只要有才,又忠诚,就重用。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兄弟之间讲的就是信用。”

吴长江的强制任命惹怒了阎焱,在一次董事会上,当着全体董事和副总裁的面,阎焱开始训斥吴长江,“不遵守契约规定”。

吴长江怒了,暴跳起来,俩人对着指责。吴长江对记者说,“这是第一次在董事会上闹翻。本来这事是可以商量的,他可以单独找我谈,但是他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指责我,不给我面子,我要是不怒,让我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混?”

2008年8月,吴长江打算收购英国一家照明企业,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提议在董事会遭到了否决。吴长江不服,“我的公司我说了不算?那好,我自己买!”最后,吴长江自己花10万欧元收购了该公司。

2011年5月份,该公司盈利,雷士给了吴长江100万人民币,把公司收入雷士。吴长江很高兴,终于证明自己是对的,给不给他利息都无所谓。但是,阎焱认为,这是给了吴长江面子,因为以他个人的身份,不经过董事会同意,是不能拿着雷士的牌子出去并购的。这涉及到关联交易的问题。

吴长江觉得“很不爽”,“我是做了贡献,却反过来说我关联交易。凭什么!”

阎炎也越发觉得,和吴长江沟通不了。

阎焱是投资界出了名的“冷酷杀手”。有人形容他“够贪婪,够冷酷”,这曾是形容华尔街投资家们的最恰当不过的词语。

这些隐藏着的火药引爆于2012年,5月。

因为涉嫌关联交易,吴长江被警察带走问话,阎焱做出决定,让吴长江请辞。他也实在看不惯吴长江无视规矩的江湖习气,认为会给上市公司带来风险。

调查结束,吴长江申请重回雷士。

阎焱提出“回归”的三个条件:“必须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处理好所有不被允许的关联交易;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吴长江表示对此“决不接受!”“不该同意过多不懂行业、没经验的人进入董事会,外行领导内行一定出问题。”

一场重回雷士的纠纷由此开始。

吴长江江湖习气。2012年5月25日,在与资方股东阎焱和施耐德陷入股权之争时,吴长江也被“赶出”过雷士照明一次。但当时驱赶吴长江的行动并没有成功。在被辞任公司一切职务之后不久,吴长江组织工人把董事会拘禁了24小时,逼迫董事会同意让他继续成为雷士照明的CEO。

这次,他用同样的手段威吓阎焱。

在那次阴天见面后,我第二次见到吴长江就是在一个酒桌上,满桌子围着雷士的经销商,吴长江和他们举杯,一口一个二两白酒。“失踪”归来,他的首要手段就是笼络经销商,搞点动静。

几天后,雷士照明员工开始声势浩大地罢工,供应商则威胁注册新品牌“另起炉灶”。

阎焱看不惯他这一套,觉得“不可理喻”。他曾对笔者说,“最开始认识的长江,还是很谦逊的,他很能干。之前也听说过,短短几年就做到行业前列。没有现在这么膨胀。太膨胀。”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照明设计
  • 照明结构
  • 照明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