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照明风波“马后炮”:“潜规则”作祟?

2012-10-15 08:51
雷本祖
关注

  截止上周,雷士照明风波事件似乎已经“完美”收官了,但这个风波事件却有很多值得去反思、研究。

  公开对抗、隔空骂战、罢工休市、民族情结、契约规则等等,复杂的博弈手段伴随着一幕幕惊险剧情不断上演,一时间雷士照明创始人与投资者之争,控辩双方立场明确,僵持不下。创始人吴长江从其一手缔造的雷士照明引退,投资者阎焱高调“被登场”,一上一下引发了业界种种猜测。那么,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水”“火”之争

  2012年5月23日,阎焱在香港突然接到吴长江电话,称其被有关部门电话约谈,要求协助调查重庆发生的一桩案件。此前,因雷士照明将总部搬迁至重庆一事,董事会与吴长江意见分歧,阎焱一直约吴长江面谈,未果。一位接近吴长江的人士透露,吴长江自5月20日后就离开了大陆,避居海外,在香港、新加坡、泰国等地辗转。

  吴长江则说,自己并不是因为调查不能回国,而是因身体健康原因及有股票需要处理仍滞留海外,但“在努力想办法,把事情解决好后就回去”。但阎焱的版本不同。他说:“我们至今不知道在这个事情(重庆案件协助调查)上他卷入多深,有哪些问题。但当时我问他到底能不能回大陆,他说不行。”

  在阎焱看来,事态非常严重,因为吴长江被要求协助调查的,并非普通案件。按照香港上市公司相关规则,任何董事获知对股票敏感的信息,不及时公开即涉嫌违规。结束与吴长江的通话后,阎焱马上致电公司律师,评估风险,寻找对策。律师建议,鉴于吴滞留海外的时间难以预期,无法在国内履行职责,并无法预见其被调查事件的后果,建议吴马上辞去公司所有职务。

  雷士照明于5月25日发布吴长江辞职的公告,阎焱和原施耐德低压终端运营总监张开鹏分别接任董事长和CEO。当日,雷士照明股价跌逾20%,吴长江此前在市场上融资买入雷士股票,被两次强制平仓合计4826万股,损失近8000万港元。公告立刻引发媒体和投资业界的高度关注。虽市值不算很大,但雷士照明是业内龙头公司;赛富在PE业内久负盛名,投资投成了董事长,不是什么好事。阎焱在当日则对媒体说:“这是他个人和家里的问题,和公司无关。我们是不得已而为之。”

  也是5月25日当晚,吴长江发出微博:“等我调整一段时间,我依然会回来的,我为雷士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我不会也永远不会放弃。”这条引起众多猜测的微博后来被删除,充分展现了吴长江的无奈与抗争,辞职背后不仅仅是讳莫如深的“被协查”事件,同时也将其与投资者之间的矛盾逐渐公开化。

  事关股权?

  不可否认,吴长江突然辞职或与雷士照明的股权斗争不无关系。“其实从公司的董事会席位上早就显示出吴长江对公司控制权的岌岌可危。”一位长期跟踪雷士照明的研究者说,雷士照明的董事会中吴长江其实只有两个席位即吴长江和另一位执行董事兼副总裁穆宇,而其他4个非执行董事则来自于投资机构软银赛富、高盛和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施耐德。

  截至雷士照明上市时,作为私募股权投资者的软银赛富、高盛分别拥有30.73%和9.39%的股份,而软银赛富当时的股份已超过了吴长江持有的29.33%股份,是第一大股东。吴长江曾坦言自己不会轻易放弃雷士。从1998年公司初创,到目前成为国内照明行业的“头牌”,吴长江在雷士照明中的地位无人能撼。然而,在公司逐渐引入资本的过程中,其权势也在不断被稀释。

  2006?2008年间,赛富在雷士照明的瓶颈期对其注资“救助”,最终以36.5%持股比例超过吴长江,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10年,施耐德开始与雷士照明接洽,并于2011年7月达成合作协议,施耐德以12.75亿港元收购雷士照明 9.2%的股权,成为仅次于赛富(持股18.48%)、吴长江(持股18.41%)的第三大股东。去年9月13日,雷士照明与施耐德在北京正式启动合作战略,根据合作协议,雷士将授予施耐德及其关联方进入、共享及使用公司的销售网络,合作期限为10年。这为施耐德在中国推广、销售其产品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