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照明风波“马后炮”之战争的目的

2012-10-29 09:09
络遇
关注

  一个企业的资本至少由三个部分组成:一个是金融资本,一个是人力资本,一个是社会关系资本,在资本市场上纵横驰骋的资本家一旦进入实体经济,马上会感到后面两种资本是很难运作。持续了三四个月的雷士风波终于平息了,吴长江、阎焱、朱海三个人在雷士风波之后首次公开亮相,三个人都表示之前的风波是因为对公司管理方式的意见不同,并无权利和利益的争斗。

  如今他们已经达成了和解,契约精神让他们重新走到了一起。老实说这样的结局并不让人诧异。正如我们多次看到的过度声张、被媒体热炒的仗往往是以不了了之收场,最后的结果看似皆大欢喜。但是总是让人觉得有点温温吞吞,让爱看热闹的人觉得意犹未尽、虎头蛇尾。

  曾经似同水火的双方突然间坐在了一起,面对媒体和公众收敛起锋芒,共同承诺,共划未来。双赢也就成了使用频率最高的词,好像压根儿没有谁是输家,双方都或多或少的作出了让步,在握手言和的时候没有哪一方感到特别的委屈和尴尬,在最后的结局当中又好像谁也没有失去什么。

  其实人们明白,和平是战争的目的。但是和平总是包含着让步,只不过让步有主动和被动之分,大和小之分,在这场以战争来实现的和平里面,显然有赢家和输家,只不过赢家给了输家足够多的面子,从而让这场战争看起来最后是以一个和平的局面结束了。

  阎焱这个人在资本市场上是以凶猛著称的,这次他过度的倚重了自己所擅长的手段,这个手段是什么呢?通过运作资本来运作人,用资本手段来清除对手。这一次他却是不同一般的人,这个人习惯于给自己找不自在,而且总是能够绝处逢生。

  吴长江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在自己创立的企业里面被赶出局,最后又重新回到自己的企业。阎焱本人的手法之伶俐,心思之缜密自然是不用说了,但是他面对吴长江的时候,他就显示出来了一种稚嫩和乏力。吴长江是一个在行业的江湖里面积累了丰富的关系资本,练就了一身看似粗糙实质很绵密的伸手,而阎焱长期在虚拟经济中打拼,这次他领略到了吴长江被赶出门外,但是死守在门口不肯离开的野蛮人的蛮力。

  按华尔街的说法,吴长江就是一个门口的野蛮人,阎焱也领略到了雷士这一家野蛮生长起来的企业,是他这个只会玩资本游戏的人没法玩转的。在他的眼里一家企业常常是一张报表而已,他的目光常常是省略数字背后复杂的活生生的人、事和各种关系。作为资本家的阎焱,在作为野蛮生长的民营企业家吴长江面前表现出了少有的不自信,他意识到如果与吴长江的战争一旦成为持久战,雷士这根已经拿到手的冰棍很快就会化掉,所以他也就意识到了这场没有赢家的战争必须要结束。

  一个企业的资本至少由三个部分组成:一个是金融资本,一个是人力资本,一个是社会关系资本,在资本市场上纵横驰骋的资本家一旦进入实体经济,马上会感到后面两种资本是很难运作的,尤其是当他想掌控的这家企业的领导人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动作野到能匪夷所思的人的时候,他更觉得难以玩转这家企业,在商业领域战争的破坏性是不言而喻的。

  但战争能够让交战的双方充分的感受到彼此的底牌,能够感受到在僵持当中被遮蔽的种种情景和局面。所以说战争是一种特殊的沟通和对话,如果这种沟通的成本不是大到没法承受,战争所触发的情景和局面没有变得不可收拾,那么这种沟通还是值得的。结束战争所需要的勇气和魄力以及对结束战争的时间点的把握,有时要比发动战争的勇气魄力和判断力更为重要,这是我们从雷士风波当中所感悟到的。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