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解读雷士照明风波 吴长江资本之变祸起萧墙

2012-12-31 09:11
九一隐士
关注

  自今年9月“回归”雷士照明以来,时至今日,吴长江仍未能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雷士照明的股权斗争从5月吴长江辞职后不断升温,中间传出吴长江遭调查的消息。此后,吴长江、赛富、施耐德的“三国杀”,逐渐演变成了包括经销商、供应商、生产厂在内的混战。吴长江与雷士之间结果究竟会如何?外界传言众说纷纭,但最终只能拭目以待吴长江的新动作。

  而最新关于吴长江和雷士的消息来自于26号,吴长江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全资子公司NVC与德豪润达香港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前者以2.55港元/股的价格,将所持雷士照明3.73亿股股份(占雷士照明11.81%股权)转让给后者。交易达成则德豪润达将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

  吴长江“高卖”雷士照明,“低买”德豪润达,转手获利可达数亿元,这究竟是德豪润达的周全之道,抑或是其联手吴长江夺取雷士照明实际控制权的大手笔布局?对于自己一手创办的雷士,吴长江将何去何从?恐怕他自己也很是纠结。

  祸起萧墙之内

  离开时轻而易举,回来时千难万险。这是吴长江5月至今的真实写照。

  5月25日,雷士照明突然发出公告:年近“知天命”的吴长江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CEO职位,二股东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接任董事长,C E O职位则由三股东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替代。

  吴长江说,“他20日就叫我辞职,说是为了保护公司,保护股东,我让秘书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只辞去CEO职务;他21日要我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发了做好的一个标准版本来,叫我签字扫描再传回去。当时他说,只要你一回到国内,还回来继续做董事长、CEO,我相信了。”

  彼时的吴长江,有着一颗勇敢的心,控制欲极强,并坚信自己可以左右时局。

  接受软银赛富注资时,有人提醒他,这会不会“引狼入室”,埋下隐患。对此,吴长江说,“我是一个做事的人,包括高盛、软银赛富在内的投资者非常喜欢我,对我评价很高,非要我来做雷士不可”。

  施耐德入股后,外界议论施耐德是否存在吞并雷士的“阴谋”?吴长江说,这是个伪命题,施耐德明明是“阳谋”,“施耐德看中雷士的无非就是渠道,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我才是个开车的人。不管是赛富的阎焱还是施耐德,他们都只是搭车的人”。

  吴长江真的是自信满满,可谁知,他真的被撬走了?如果他能早点知道,也许会小心谨慎一点,结局会不同。

  徘徊在董事会之外

  之后的吴长江,一直为回归而努力。

  雷士照明显然也已经适应了吴长江的管理,在他离任之后,状况不断。雷士员工在现任CEO张开鹏的办公室门口挂上“施耐德滚蛋”的条幅,并写下“敦促书”,强烈要求张开鹏离开雷士。受到同等“待遇”的还有施耐德委派的雷士副总裁李瑞,他也在办公室遭到了雷士员工的围堵。

  雷士惠州工厂甚至进入半停工状态。与五金分厂负责人交谈时,一个员工走过来,手中拿着毛坯问道:“老大,没材料了,怎么搞?”

  这对雷士的正常运转无疑是致命打击———想象一下,一部手机哪怕是少一颗螺丝,都无法出货。正常情况下,雷士需要重新寻找供应商,从考察工厂到选型、多项测试,没有两三个月时间根本无法完成。

  供应链告急,雷士濒临瘫痪,雷士和吴长江真的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可到现在为止,吴长江仍然徘徊在雷士之外,未能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

  谈到重回雷士,吴长江说,“哪怕只有5%的股份,我也不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有我能把雷士做好。让雷士股东来投票,决定我是否回来,包括中小股东。如果股东用脚投票,都不让我回来。那我会遵守游戏规则,退出。”

  事实胜于雄辩,吴长江说到了,也做到了。雷士并不能离开吴长江而独活。8月24日,吴长江与阎焱达成协议,回归雷士担任临时管理委员会主席。11月底,雷士照明首席执行长、施耐德全球供应链中国区低压终端运营总监张开鹏宣布请辞首席执行长及临时运营委员会职务。股权结构分散的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争夺大戏仍未谢幕。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