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吴长江讲述: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结盟的幕后故事

2013-01-25 15:42
林契于宸
关注

  被称为2012年最悬疑商战之一的雷士照明董事会乱战,在岁末又遇新变局。

  新入局者,是国内最大的LED公司德豪润达和他的董事长王冬雷,而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却被认为是最大赢家—重返雷士董事会并重掌公司经营权已隐约可见。而据内部人透露,在1月11日在深圳举行董事会及运营商见面会上,吴长江重任CEO已经被公布。

  LED被认为是下一个光伏产业,危局已经隐现,吴长江为何此时选择结盟德豪润达?面对新合作者王冬雷与老相识阎炎,吴长江过去几十天说了什么?为何吴长江要说,“如果雷士再不改变,就有可能被淘汰”?

  在换股交易完成、新董事会召开之前,吴长江讲述了这一系列的幕后故事。只是,故事并未完结。

  为何结盟

  吴长江:外边传言通过这次换股我赚了3个亿,用他们的算法,好像是这么回事儿,但我不是看这个,我也是在冒险,我没有从中拿走一分钱,是锁定三年。我还想多增发,但我没有钱!这只能说明我对未来是看好的。

  我也不会离开雷士照明跑路,一年风雨后,稳定了。现在我是雷士第四大股东,将来我也是希望继续管理雷士,我没有放弃的想法。

  还有人解读为这是我想曲线回归董事会,但我的回归是迟早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催过。而且我现在已经实际在运作雷士的经营,所以没有必要这样计较。

  这次合作,是德豪润达主动找我的,我是让他们先去与其他股东谈后,才进行的合作。合作意味什么?我牺牲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和权利,找一个对企业发展更有帮助的合作伙伴。在行业转型期,非常考量企业决策者的智慧与胸怀。如果没有这种魄力和胸怀,那就丧失掉机会。两家公司在产业链上优势互补,双方的合作会极大、快速推动各自的转型升级,也会推动整个中国LED产业的良性快速发展。因此,我觉得双方的结盟,对于产业界和投资者都是利好。

  我过去对他们也有误解,有偏见。后来他们邀请我去德豪考察。现在想起来,可以说是早有预谋,而且胆大心细。我原来只是知道他们能做出很好的东西来。但看过他们的运营及其产业布局之后,我的观点发生了根本改变。最先他们投了几十个亿做生产、研发,一百台机器是世界最新的;封装自动线4秒钟一个,绝对很好。这是一笔很大的投入,整个行业都认为这个老板(王冬雷)疯了,这么大的量,甚至有专家说,德豪和三安光电加起来的产能足以满足全世界的量。第二是他们有国内优秀的团队。

  结果呢?比如有个产品,德豪开出来的价格比雷士规划的还要低出25%,假若把这25%的利润放到市场上,推动LED的全面普及,那样竞争力就太可怕了!他们是拿身家性命赌这个产业,政府也拿出20个亿支持他。他赌下去了,这几年卧薪尝胆,做出的性价比让人吃惊,也让我震撼:如果雷士再不改变,就有可能被淘汰。

  雷士优势在哪呢?主要是渠道网络比较强,品牌认可度高。我们在思考,怎样可以迅速占领市场,在行业内脱颖而出?乱世出英雄,如果太平盛世反而可能就没有机会了,现在抓住了,可能会很快达到一至两百亿!借LED产业的更新换代,很有可能的,做到300亿就是世界前三,我觉得非常有可能做到。

  GE(美国通用电气)也找过我们,我们的董事会也讨论过入股GE,直接进入世界前三,但怎么消化却没有想好。我想走中国特色的路,不想通过并购,希望通过自有的优势资源,有能力管控,而不是一夜之间催肥。

  现在大家都看好LED这个行业,前景非常好,一窝蜂投资,无序竞争,优势的企业没有形成规模效益。我们这样一结盟,把门槛提高了,逼着那些企业转型。

  (至于为什么德豪和我交叉持股?)这是德豪董事会开会决定的,一定要买我的股票,认为捆绑在一起,董事会才会起作用,他们看好“雷士吴长江”这五个字。

  我最初建议德豪主动和阎焱、施耐德去谈,他们也和其他股东商议过,都开口非三块每股不卖,最后才是找我。我不希望雷士董事会再出现分歧和内讧。

  阎炎与王冬雷

  吴长江:德豪润达公告前一天,开了董事会,大家谈得比较好。公告出来之后,我们(指和阎炎)没有通过电话,我也没有解释,也不好回应。1月6号,我见到阎炎,我们沟通得还是比较愉快的,他对战略合作给予肯定,阎总表示全力支持我的工作,我也表示会尽全力尽快把雷士做成世界一流的公司,回报所有股东。

  王冬雷也见过他们两次。阎炎主动说,你们赶快向董事会发一个函,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增加董事,任命我(吴长江)为董事长。年前就可以开,发一个公告。快就是月底,慢也就是春节前。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董事会是最高权力机构,章程决定一切,公司章程是公司的最高法律。我好好做,他(阎炎)一定会支持我。他说的话是真的,他会支持我,前提是我要听话。要按章程办事。我不是想离开雷士,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我都留下来了,我也都坚持住了。公司现在交给我经营管理了,我没有要放弃雷士的想法。我回董事会是迟早的事,我不急,从来没有催过阎炎。

  我眼中的王冬雷可以用一个词形容:胆大。创业的人看到的都是机会,60%到70%的机会都可能会投进去。我胆子够大的了,王冬雷的胆子比我还大。我曾经讲过,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我们做决策肯定是要冒一些险,如果大家都看到的机会肯定不是机会了,企业家的高度就是在这里,要有前瞻性,要有超前的眼光,正是这个成就了雷士和德豪。

  我和王冬雷经历一致,理念一致,对LED产业未来的前景的机遇认识也高度一致,这是我们合作的根本原因。我的根本目的是双方优势互补,抓住LED产业爆发增长的机遇,迅速做强做大雷士。(本刊记者张勇采访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审阅)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