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照明网

正文

“跑路门”后续:寻找下一个“雄记”

导读: 月初,古镇雄记灯饰厂老板跑路,留下一沓未能兑现的支票和300多名未发工资的员工,以及几千万发往终端质量不保的货物。据了解,这是继深圳钧多立之后,国内又一家年产值过亿元的LED企业轰然倒下。

  月初,古镇雄记灯饰厂老板跑路,留下一沓未能兑现的支票和300多名未发工资的员工,以及几千万发往终端质量不保的货物。据了解,这是继深圳钧多立之后,国内又一家年产值过亿元的LED企业轰然倒下。

  分析雄记老板跑路的原因,在于产品的质量。雄记从事低端LED照明生产,由于工艺和驱动电源等配套不够成熟,企业为了盈利,压缩配件采购成本,最终影响产品的质量,导致产品大量退货,企业陷入恶性循环中,最后公司无法支撑,只能选择跑路。

  其实,在古镇从事低端LED照明的企业已经拥有了一支庞大的军团,而雄记则是这支军团中的一员“虎将”。它的倒闭再一次为从事低端LED照明的企业敲响警钟,以牺牲产品品质为代价骗取的销量和市场,终将被市场所遗弃,市场的无形之手会作出正确的选择;企业并不是做得越大越好,最关键的是要有正确的市场定位。

  近两年是LED红火的年代,不少与LED业务八杆子打不着的企业纷纷卯足了劲一头扎入“LED大潮”。在古镇,更是有从事传统照明、花灯类的企业也纷纷涉足LED。LED被炒得火热的背后,是一段不堪入目的价格战血泪史,企业为了抢占市场,纷纷加入到残酷的价格战中,一大批企业在战争中败下阵来,淘汰出局,这与当年的传统照明发展惊人的相似,只不过LED价格战的结局尚未揭晓。

  然而,企业并没有从雄记倒闭事件中吸取教训,价格战依旧正酣,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走向,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誓将价格战进行到底。借问LED价格谁最低?行业遥指古镇镇。

  本报记者走访了古镇的各个角落,试图通过镜头记录古镇卷入价格战的企业,看看谁家的价格最低,而这些企业又能在此场战役中走多远?

  记者看到,1个3w的球泡灯,某家企业给出的价格为3.3元,而这个价格远低于市场参考价,如此低价格的产品,企业是如何做到的呢?经调查发现,企业为了压缩成本,采用最差的灯珠,散热装置采用塑料材料,工艺粗糙等手段。虽然成本降下去了,但是产品质量却不敢恭维。

  其实,LED市场价格已经趋近透明化,有企业反映,许多来古镇采购的经销商,他们首先去看的是古镇各大LED配件城,了解配件的价格,核算产品的成本,之后再找产品,寻找合作的企业。这种做法有它的可取之处,但是经销商忽略了企业的研发成本、保质生产支出以及品牌的价值。

  逝者已去,生者该怎么活?企业活下去是前提,活得更好那叫艺术。我们相信最后存活下来的企业都是有品牌、有规模、有渠道、有产品创新、有销售创新的企业。

  谁将成为下一个“雄记”?无论是谁,都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照明设计
  • 照明结构
  • 照明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