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解读“雷士内斗”主角吴长江骨子里的失败

2014-09-29 16:05
水墨黯月
关注

 “创世界品牌,争行业第一!”八年前,老板吴长江在企业开业典礼上大放此言时,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在“吹牛”!但他仅仅用了八年时间就做到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昔日东吴大事,全任周郎,后鲁子敬代之,子敬亡后,决于吕子明,今子明虽丧,现有陆伯言在荆州。”《三国演义》中的寥寥数语,勾勒出雄踞江东的一代帝国东吴的世事变迁。而之于雷士照明,在权力斗争背后,所发生的权力变迁,亦是吴长江迫于无奈的“物竞天择”。

  很不幸,吴长江成为当代商界的标本,三年以两场内讧惊掉无数眼球。在利益共同体之上,公司内讧的表象是为了争夺公司的控制权,而归根结底的理由莫过于战略差异、理念不合、合作人的气质不同乃至经济纠纷。

  吴长江曾经力战投资人阎焱,此番却被大股东王冬雷扫地出门,有意思的是,王冬雷正是2012年年底吴长江为了牵制阎炎而引入的后来者。

  尽管结局尚未尘埃落定,但从吴长江历年来的表现来看,他的“失败”基因生长于他的骨子里,失败是一个过程,并非仅是这一场战役的结果,而正在经受这一类失败阵痛的,也并非吴长江一人,他只不过是和他同年代的企业家的一个缩影而已。

  这位出生于1965年的重庆男人,和大多数白手起家的60后企业家一样,经历了依赖于聪明、勇气、运气的资本原始积累时期,他们在顺利获得仰慕的同时,也染上了不少“嗜好”——譬如沉溺于澳门赌场里跌宕起伏的快感,吴长江澳门豪赌传闻,绝不能归结于无伤大雅的私德问题。

  是的,在某种意义上,这一批草根企业家代表着一种非理性的市场运营模式和思维,他们算得上是功利的,甚至不择手段的,更涌动着一种针对商业的病态价值观。他们拥有不可遏制的投资激情,狂飙突进的扩张冲动,以至于在并不谙熟资本运作规律的情况下,出于个人的刚愎自用,签下了对于企业吉凶难料的合作条款。

  最悲剧的是,骨子里对于市场游戏规则的漠然,和在权力斗争中虎啸山林的手段,更是注定了这一群草根企业家在日渐规范的商业秩序面前溃不成军。吴长江常常对2.54%的股权显示出选择性遗忘,更曾以“我最爱公司”、“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雷士”的道德存在感赢得旁观者的尊重。恰恰在这一点上,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尽管舆论在暧昧不明之间默认了“吴长江即雷士”的观点。但是,上市公司的话语权终究掌握在大股东的手中,有且只有大股东才能厘定利益分配的法则。

  并且,在与王冬雷的争斗中,吴长江更表现出了自身难以被接受的情商软肋,在媒体要求双方各自评论对方时,吴长江用了这样判定性的语句:“王冬雷是一个粗人,我瞧不起他。”相形之下,王冬雷针对媒体的说辞显得理性了许多,更多地用数据、事例来佐证他的观点。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